久久精品青青大伊人av,大香蕉久久草97,欧美亚洲 av 大香蕉在线免费,大香蕉婷婷大香蕉,日日干中文字幕,色老在线大香蕉在线久草,嫩CAOPORN超碰,欧美不卡视频一二三区,人人妻大香蕉,日本素人高清无码
您好,欢迎来到濮阳文明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习近平向上海合作组织民间友好论坛致贺信
[习近平向上海合作组织民间友好论坛致贺信][习近平: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 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明村镇

一个人与一个村庄
发表时间:2021-06-04   来源:濮阳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走访西街关村,最突出的印象是,它已不像一个村。

  西街关村是个城中村,也是南乐县城关镇第一大村,有635户2750人,常住人口逾2万人。记者前去采访时,正是春和景明时节,村里村外一派生机盎然。村头西湖波光潋滟,水天一色,有鸟飞长空,也有鱼翔浅底;街上公园绿意葱茏,草木葳蕤,有老人健身,也有孩子背书。鳞次栉比的楼房坐落在林荫道旁,星罗棋布的商铺掩映于花草丛中,绮丽的自然风光与繁华的市井生活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互为参照,相得益彰,共同扮靓南乐县城的西大门。

  一

  是的,西街关村已不像一个村。作为城中村,它地理条件优越,区位优势明显,四通八达,寸土寸金。无论党员干部,还是普通群众,早已作别土里刨食的命运,开始从事餐饮、运输、装修、销售等行业。朝夕相伴了千百年的农具,业已完成历史使命,陈列在如今的村史博物馆里。因为有一个好的当家人,西街关村先周围村庄一步富裕起来。早在几年前,外人说起西街关村,都美其名曰小康村。

  这个当家人叫常更立,是西街关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他与共和国同龄,已光荣在党51年,连任支书41年。因为年龄原因,常更立曾不止一次向组织上打过辞职报告,但一次也没得到批准。在刚结束不久的2021年河南省村(社区)两委换届选举中,72岁的常更立再次高票当选西街关村党支部书记。“老话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这次换届,我是真打算把挑子撂给年轻人了。可群众拥护咱,组织上信任咱,咱还有啥可说的?咱只有二话不说,继续驾辕拉大套!”常更立说。

  一面红旗几十年不倒,届届连任,仿佛一个不解之谜,没少让一些好操闲心的人生疑。这些年,西街关村名声在外,多项工作都开展得有声有色,多项事业都经营得风生水起,综合考评成绩稳拿全镇全县第一不说、跻身全市全省先进行列不说,还获得多项国字号荣誉,先后被评为全国敬老模范村、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全国示范农家书屋、全国妇联基层组织建设示范村、全国“扫黄打非”先进基层示范标兵等,引来许多参观学习的团体。去年夏天,一队从外省市来的人马听说常更立在支书任上干40年了,纷纷咂舌,感觉实在匪夷所思。要知道,西街关村可不是那些深山老峪里的穷乡僻壤,村民“见识少,好糊弄”,这儿四通八达,是南乐县城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们见多识广,哪是你一个黄土都埋到脖子里的老头儿想领导就能领导得了的!这样的城乡接合部,该不乏街痞流氓地头蛇才对,咋还成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全国“扫黄打非”先进基层示范标兵了?其中必有蹊跷。所以,带队干部一边客客气气地参观考察,一边暗中安排随行人员调查村里常姓人口的所占比例,认为也没啥神秘的,还不是像大多数土皇帝一样,背后有宗族势力在撑腰!暗访结果让人大吃一惊,在西街关这个有两三千人的大村里,常姓人口总共不过40人,充其量还不够一个零头。而且,20年前,常更立唯一的儿子不幸早逝,差不多算村里最“势单力薄”的人。“势单力薄而能稳如磐石,”那位带队干部又羞愧又敬佩地说,“老常你太了不起了!”

  常更立不这么认为。

  “说起来真没有啥。”常更立说,“西街关村发展到今天,是大伙齐心协力干出来的。要说我在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想来想去,应该是我自觉不自觉地把工作给培养成爱好了吧。”

  这话淡如白开水,但也正是这淡如白开水的话颇耐人寻味。生活中的常更立,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唯一的爱好就是读书看报。但那些年乡间书报少,不够读不够看,他便把干事创业也发展成了爱好。这使他的一天无八小时内外之分,一周无工作日不工作日之分,一年无节假日不节假日之分。“你想啊,”常更立有些自嘲地说,“别人干的时候我在干,别人不干了我还在干,不过是出了些憨力气,下了些笨功夫,才换得今天这个局面,有啥了不起?”

  二

  西街关村是由西街、西关两个自然村组合起来的,正好成全了一个成语,一穷二白。1980年,常更立接任村支书,村集体经济账面上没一分钱不说,还负债87元。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中原腹地,好学习、爱思考的常更立敏锐地捕捉到了放开手脚发展村集体经济的机遇。

  每月初六、十六、二十六,是西街关村古集会日,十里八村的人会挑担背筐、推车赶牛地来会上买卖土特日杂用品,也即赶集。上世纪80年代初,冀鲁豫交会地带的集会,无一不是露天的。碰上刮风下雨天,会成不了会,集成不了集,枉费良辰吉日。回忆往事,今年70岁的村民王爱珍说,夏日的一场暴风雨过后,人们正急着去玉米地、棉花地、谷子地里查看灾情,挖沟排涝,常更立在破音跑调儿的大喇叭上喊住了大家:“歪歪(喂喂)注意,歪歪注意,凡党团员干部,凡入党人团积极分子,都先到街上帮帮赶会的父老乡亲去。把人家送走了,咱大伙再一起到地里救灾去。”

  那时土地刚包产到户,村民种地的积极性正高,猛不丁被他这么吆喝了一嗓子,一时有些抵触——不说是胳膊肘子往外拐,也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正犹豫着先去帮人还是顾己,一个边跑边脱着上衣、鞋子的人影已从眼前跑过去,跑到污水滔滔的坑塘里。骤雨初歇,坑塘里几只不慎落水的山羊羔在挣扎扑腾,眼看着上气不接下气。卖羊羔的是个老奶奶,此刻正着急地举着拐杖,在又湿又滑的塘边上左跑右颠、边哭边喊。老人家裹着小脚,走路打晃,颤颤巍巍。要是再没人帮她,怕是她救不了羊羔,自己倒可能落水。羊羔共5只,刚卖掉1只,大雨就下来了,跑散了3只。还好,有人帮她了,羊羔被一一救回。老人家悲喜交集,说要送给他一只。他顾不上回话,也顾不上上岸,一个猛子扎到十几米处,又帮一个替大人守摊的小姑娘打捞起瓷器。雨前这里有一段矮墙,雨后坍塌成坑塘的一部分。有些碗和盘子碎了,摸出来也没用了,小姑娘流泪,他陪着流血,因为不小心让瓷器划破了手指。尽管他一身污水,满脸泥巴,可大家知道,他是他们的支书。见他这样,大家谁也不说什么了,纷纷帮着赶会人员收拾起被暴风雨袭击得东倒西歪的东西来。

  因为连一间像样的村室也没有,当天晚上,常更立把党员干部召集到自己家里,让大家思考两个问题:如果今天老奶奶溺水,出了事故咋办?如果老天爷存心添乱,下次会上下冰雹、雨夹雪了咋办?建一个农贸市场,让赶集会的人在室内交易的事,就这样摆上了桌面。

  场地是现成的,就把那个废旧坑塘清理填平了就行。白手起家阶段,没恁多讲究,常更立带领大伙光着膀子干,天天起早贪黑。没建筑材料,就地取材,用土夯筑四面墙,用泥坯垒砌摊位,用秫秸席箔架顶棚,看着的确不美观,但总算能挡风遮雨了。“当时也没想太多,”常更立说,“只觉得来者为客,都是十里八乡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亲。人家到咱这赶集会来了,作为地主,咱应该给人家提供一个做买卖的场地儿。”那会儿还没有招商引资的说法,也没有营商环境的说法,常更立不会料到,许多年后,《人民日报》会专门发文:《好的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

  好的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那次在暴雨之后舍己救人的表现,以及此后建起来的农贸市场,让常更立和西街关村的名声不胫而走,一些山东、山西、河北的生意人也开始来西街关村赶集会。再往后,随着南乐县城的扩建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工商业蓬勃兴起,西街关村已天天是会、日日是集了。一个农贸市场不够用,常更立审时度势,又带领大伙新建了一个有200多间门店、300多个摊位的大型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这个用现代建筑材料建成的市场就今非昔比了,宽敞明亮,设施齐全,冷有暖气,热有空调,一经运营即赢得入住客商的广泛赞誉。接下来改造老农贸市场,创办汽修公司、建筑公司、装修公司……随之而来的是:村集体经济从负数飞速冲向500万元大关,人均收入从不足100元突破到1.5万元。

  常更立说,村子越富裕,党员干部越要讲党性、重品行、作表率。你啥样,别人就学啥样。1993年,作为城中村,西街关村大部分土地被征用,旧村列入旧城区改造计划。建设新村、划分新宅基地时,全村人都盯着大路两旁的宅基。那是黄金地段,可以以一当十。这个时候,任何分配方案似乎都是不公平的,即便最传统的抓阄方式都差强人意,难保没人暗箱操作。在抓阄现场,人们吃惊地发现,全村党员,包括预备党员,无一例外地佩戴上了党员徽章。“群众可以用左手抓阄,也可以用右手,”常更立说,“但今天在场的每一位党员,我请你们用向党宣过誓的那只手抓阄!”结果是,村支两委7个干部,一个抓到路边地段的也没有。那份公道和透明,已然无声胜有声。

  党员徽章点亮了人民群众的眼睛,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发挥在方方面面、角角落落。在疫情防控、法制宣传、社会治安、环境保护、无偿献血、移风易俗等工作中,特别是在各类志愿者活动中,总有党员徽章在闪光。

  三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常更立就先后获得“河南省优秀共产党员”“河南省劳动模范”“河南省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身份也发生改变,由农民转为干部。在兼任城关镇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期间,常更立一直没离开过西街关村。2010年他从公务员岗位上退下来后,就更没离开过西街关村了。这十多年来,常更立领的是退休公务员工资。有亲戚替他抱屈,说有些单位返聘个普通退休员工还发一份工资呢,何况他这举足轻重的支书,还能白干?要给他往镇上、县上讨个说法去。“你可别添乱,”常更立拦住亲戚说,“我这不是领着退休工资嘛,一个人哪能领双工资!”

  一开始,很多群众不知道常更立是周围村庄唯一一个不领工资的村支书,知道了深感过意不去。他们找到村民代表,又由村民代表找到村监督领导小组组长张振星、村治安主任王敬国等干部,说村子已是全镇全县最好的村子之一,家大业大,哪差这点儿钱?村干部给大家赔笑说,咱是不差钱,就差老书记点头。这种事,大伙想想他会不会点头?

  大伙想想老书记的秉性,还真是没把握叫他点头。但人多点子多,容易擦出智慧的火花,很快形成一个意见:老书记年纪一大把了,还成天骑着个破自行车东奔西跑,既影响西街关村形象,又影响工作效率,给他配辆车,好歹也算一个补偿。这理由不说冠冕堂皇,也应该能说得过去。但斟酌来去,还是把“影响西街关村形象”去掉了,只从实际情况出发,说成“影响工作效率”,且是民声民意,估计可以叫老书记点头。

  结果常更立仍没点头。

  “这算什么实际情况?”常更立说,“咱现在就可以比赛一下,恁开车去镇上、县上,我骑车去镇上、县上,看看咱谁快?”

  一伙人面面相觑,似乎全忘了镇政府、县政府驻地都在西街关村这回事了。咫尺之遥,车的优势显示不出来,开车的确不如骑车方便快捷。而一个村支书最常去的地方,除了镇上、县上,就是自己的村庄了。“去镇上、县上用不着开车,”常更立说,“那在咱村的街头巷尾开车,究竟是摆谱,还是烧包?知道大家是为我着想,所以我也不多批评了。这个事到此为止,以后谁都不准再提了。”

  常更立是过过苦日子的人,向来看钱看得无比金贵。他告诉我,二老在世的时候,常常告诉他,之所以给他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他常常自省,啥时候都别忘了自力更生。钱花在该花的地方,百万千万都值;花在不该花的地方,一分一厘也是浪费。

  “去年4月23号,”常更立说,“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参与‘东方红一号’任务的老科学家回信中强调:‘不管条件如何变化,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志气不能丢。’这话又亲切又朴素,说到我心坎上了。马上又快到世界读书日了,与你分享一下总书记的金句。”

  “常书记博闻强记,”本届村委会新进90后干部李世荣说,“思路清晰,每次在党员会、班子会上讲话,观念新潮,见解独到,让我们年轻人都自愧不如。这段时间,可没少跟着他学东西。”

  诚哉斯言,感同身受。

  四

  退休老教师谷萃健是常更立的发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南乐县作家协会主席,如今也在老伙计的感召下发挥余热,义务给西街关村修起村史来。“当初常书记任职的时候说,”谷萃健说,“一年带领大伙干成一件事,一年迈上一个台阶。可我在整理村史过程中发现:这几十年间,常书记一年可不仅只干成一件事,而是每年都带领大伙干成好几件事;也不是一年只上一个台阶,而是每年都跨越好几个台阶。”

  一件事的标准是,投资额不低于10万元,且事关群众切身利益。事关尊老爱幼、崇文重教的事,尤要办早办好办扎实。于是,农贸市场盈利后,小学(2所)、初中、幼儿园建起来,老年活动中心建起来。紧接着,党群服务中心楼建起来,党员活动室建起来,文化大舞台建起来,反邪教基地建起来,农家书屋、健身房、青少年科普体验馆,以及公园、超市、影剧院等也都建了起来。一个台阶的标准是,无论是从全镇范围说,还是从全县范围说,每年综合考评成绩往前移一个位次。结果这个标准可能定得有点低了,西街关村后来居上,追上全镇第一不说,很快又追上了全县第一。以至于城关镇镇长王晓华打趣说,全镇16个村,有时候觉得跟15个村一样。因为不管安排的啥工作,只需要说一遍,西街关村就去落实了。准备督导工作进度的时候,就只有15个村了!

  雷厉风行,兵贵神速,是常更立保持多年的工作作风。在近期开展的党史学习教育中,西街关村迅速行动,请县、市专家学者来讲党课,组织全村党员分批次赴濮阳第一党支部、革命老区单拐、刘邓大军渡黄河纪念馆学习。除了集体学习,每人每天还自学一小时,读原著、学原文、悟原理、记笔记。与此同时,组建戏曲队、诗朗诵队、演讲比赛队、秧歌队、腰鼓队等10多个文娱团体,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潜移默化地普及党史知识,传播党的声音,讲述党的故事,歌颂党的恩情,展现党这一百年来波澜壮阔的历程。常更立说,他是听着红色故事、唱着红色歌曲、看着红色电影长大的,对党、对国家、对集体有一种浑然一体的感情。

  西街龙舞是西街关村的重头戏,已有400多年历史,2009年列入河南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西街龙舞不同于一般的龙舞,只是力与技的表现,它有主题内容,有故事情节。比如经典剧目《二龙擒蛛》,就非常引人入胜。相传,一修炼千年的蜘蛛得道成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肆无忌惮地为非作歹,兴风作浪。这时,突然电闪雷鸣,一青一赤两条巨龙分别从远天腾云驾雾而来。龙身灯火通明,目若巨电,吼声震天,快如飓风,有出海、钻腰、钻尾、盘龙等60多种套路。在与蜘蛛精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两条巨龙时而高蹈云端,时而潜水低游,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有人说,青赤二龙分别象征长江黄河,彰显了这两条母亲河奔腾向前、百折不挠、气吞山河的磅礴力量,气象万千。2020年春节,西街关村的两条百米长龙参加了全国春节联欢晚会郑州分会场的演出。城关镇分管文教卫工作的副镇长刘震说,听几个远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工作的同学打电话问,在春晚上看到的西街龙舞是不是我们这儿的龙舞的时候,真的特别扬眉吐气。

  宋会芳是西街关村多个文娱团体的持证艺术化妆师、社会体育指导员,西街龙舞女子表演队的骨干演员。村妇联主席王利霞领我去见她的时候,她正在设计一场舞蹈的主题动作。宋会芳今年35岁,既是西街关村的闺女,又是西街关村的媳妇,对象在跑出租车。前文提到的王爱珍,正好是她的婆婆。多年婆媳成母女,多年母女成姐妹。但凡村、镇、县评选最美婆媳、最美家庭,她和婆婆必手挽手上台领奖。像村里大多数人家一样,她家盖了四层楼,每层260平方米,宽敞明亮,通透舒适。因为临街,下面三层都租了出去,每年租金有一二十万元。采访的过程中,她和婆婆一直在笑,那份打心底而生的幸福感,洋溢在脸颊眉梢。小家庭优裕自如不用说了,大家庭更是应有尽有。宋会芳说,从2017年开始,村民人均分红200元,逐年递增,至去年已分红500元。与此同时,每人每月还有5公斤面粉、5吨水、5度电的福利待遇,缴纳新农合的村民每人每年有100元补贴。村里对老人和学生这两个群体特别高看一眼:6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每年有400元至800元的补助;考上高中、大专、本科的学生,每人每年有500元至5000元的奖励。“不过,我最想跟你说的是,去年俺村的龙舞只是参加了春晚郑州分会场的演出,今年准备再接再厉,登上主会场,舞到北京去。”宋会芳笑着说。

  在西街关走访,赏心悦目且感人至深的,不仅有整洁美观的村容村貌,还有干部群众的精气神。虽已年逾古稀,常更立每天坚持做的第一件事,仍是晨跑一小时。

  每天清晨,一个与共和国同龄的老人绕西湖跑上一圈,在奔跑中舒展矫健的身手,在奔跑中迎接喷薄而出的旭日,早已约定俗成为西街关人最心领神会的一道风景。一路上,他若有所思、步履从容,笑容亲和、神情笃定。大家或看着他跑,或跟着他跑,不用打招呼也知道,等老支书跑来,这一天的工作就又忙忙碌碌地开始了。(刘文华) 

濮阳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电话:0393-6666867  传真:0393-6666869   邮箱:hnpywmb@163.com
豫ICP备案号(豫ICP备05022042)豫新备200605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85号